和顏悅色是人最大的教養
日期:2018-05-28 瀏覽
  “脾氣人人有,拿出來是本能,壓下去才是本事?!貝撕脫趙蒙?,不僅是一種美德,更是一個人最大的教養。
 
  胡適先生也曾說過:“世間最可惡的事,莫如一張生氣的臉?!?
 
  對陌生人和顏悅色,是禮
 
  古書有言:“天地之氣,暖則生,寒則殺,性氣清冷者,受享亦涼薄,唯和氣熱心之人,其福亦厚,其澤亦長?!?
 
  你對待別人的態度,就是將來別人對待你的態度,唯有和顏悅色寬待他人,才有可能得到熱情的回應。
 
  在知乎上曾有這樣一個問題:“為什么了解一個人要看他對陌生人的態度?”
 
  其中有一個答案令人印象深刻:“因為陌生人和你的利益不相關,對利益相關者的態度取決于智商和情商,對不相關者的態度取決于素質和修養?!?
 
  看清一個人的人品和教養,就去看看他們如何對待陌生人。
 
  不管是服務員還是農民工,凡是有受到過良好教養的,必定會懂得去尊重他人。
 
  有兩則新聞,看完讓人心生感悟:
 
  公交車剛到站,一名穿著講究的女士,和一位身上帶泥的工人大叔一起上車,女士為了占位置,車剛停穩就匆匆往里搶,撞到了大叔還不打緊,可她一點歉意都沒有,還不友善的翻著白眼諷刺著:“農民工還坐車,衣服這么臟,能不能注意點?!?
 
  大叔特別不好意思,訕訕的低下頭,也沒在一旁的空位坐下,直接站在車門旁,也沒有作聲。
 
  而在另一個城市,由于突降大雨,導致交通堵塞。一名交警仍冒雨執勤,一位女司機主動下車,將一把絳紅色大傘撐到交警頭上,為其擋雨。
 
  事后了解,這名女司機與交警并不相識,女司機卻足足為這個陌生交警撐了五分鐘的雨傘,直到交通恢復暢通,才留下雨傘,低調開車離開。
 
  什么是教養?就是能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問題,懂得每個人都不容易,對待陌生人不是干癟單薄的客套,而是推己及人的和顏悅色,這就是你的教養。
 
  對父母和顏悅色,是孝
 
  在一次訪談中,楊瀾曾問周國平:“為什么我們都把好脾氣留給外人,卻把壞脾氣留給最愛的人?”
 
  連這位一向儒雅的哲學家也說:“這個錯誤,我也常常犯?!?
 
  周國平還說:“對親近的人挑剔是本能,但克服本能,做到對親近的人不挑剔是種教養?!?
 
  生活中,我們和不同的人相處,會展現不同的態度:陌生人前是規矩禮貌,疏離中帶著客氣;同事之間可以開幾句熟絡玩笑,但始終不失分寸;普通朋友噓寒問暖,親近但不親密;在親近的人,尤其是父母面前本性卻完全暴露無遺。
 
  孔子講,孝敬父母最難的事情是“色難”,就是說最難的是給父母好臉色。
 
  給父母買好房子、請保姆、吃大餐、去旅游是物質上給父母的享用,這是低層面的“孝”。
 
  而高層面的“孝”,應該表現為對父母精神上的敬重和感情上的安慰。所以,對父母能做到和顏悅色,也是最大的教養。
 
  作家史鐵生雙腿癱瘓
 
  著名作家史鐵生雙腿癱瘓后,脾氣變得喜怒無常,經常對母親發脾氣。然而母親即使身患肝病,口吐鮮血,心里口里記掛著的還是自己的兒子。
 
  后來母親死了,史鐵生才突然醒悟:“這倔強只留給我痛悔,絲毫也沒有驕傲。我真想告誡所有孩子,千萬不要跟母親來這套倔強,我已經懂了,可我已經來不及了?!?
 
  “色難”難在何處?難在很難有一顆恭敬的心,難在沒有一個謙和的態度。
 
  我們好像變得很厲害,動不動就把父母當傭人一樣使喚,稍微有不順心就對父母一通發泄,從來不給他們好臉色看。
 
  我們不經意的態度,往往傷害他們最深。所以“色悅”成了衡量一個人孝心的道德標尺。
 
  真心愛父母,應該和顏悅色,從內心深處發出微笑,讓他們感到快樂、幸福。
 
  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去,人生僅剩歸途。
 
  對愛人和顏悅色,是愛
 
  愛人,是這個世界上,雖然沒有血緣關系,卻要相伴最久的人。對愛人的態度,藏著一個人最真實的教養。
 
  幾年前有部名叫《不要和陌生人說話》的大熱電視劇。
 
  男主角安嘉禾有體面的工作,潔凈的外表,溫和的言談。工作上救死扶傷,滴水不漏;為人謙卑有禮,無懈可擊。在外人看來,他不僅懂禮,而且守節,幾乎是個一等一的好男人。
 
  但是,當他站在愛人梅湘男面前,他的暴戾、粗鄙、猙獰、恐怖、歇斯底里全部暴露,他變成了惡魔,變成了人渣,變成了暴徒,變成了罪犯,變成了虐待狂。
 
  他尋找各種借口,對自己的妻子施暴,打得她奄奄一息,雙腿殘疾,人生無望。
 
  安嘉禾算是個有教養的人嗎?如果說教養就是一個人骨子里的和顏悅色,那么,100分的教養試卷,他能得負100分。
 
  很多時候,人在外面受了委屈或承受一些壓力,沒有辦法發泄出來,只好對親密的人發泄。
 
  的確,愛人是跟自己關系最親密的人。但關系親密并不意味著能無止境地無理取鬧,沒有人天生就該承擔他人的情緒發泄。
 
  胡適的妻子江冬秀是出了名的“母老虎”,脾氣極大。
 
  每次江冬秀發脾氣,大喊大叫時,胡適就躲到廁所里,借口要漱口,故意把牙刷擱進口杯里,把聲音弄得很響。如此這般,避免正面沖突,讓彼此好受。
 
  胡適曾在《我的母親》里提到:“世間最厭惡的事莫如一張生氣的臉;世間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氣的臉擺給旁人看。這比打罵還難受?!彼檔階齙?,從不給妻子一張生氣的臉。
 
  其實,和顏悅色,是深愛的外在表現。真正有教養的人,是把好的情緒和態度留給愛人。
 
  一輩子那么短,我們總該擇一個心里有暖意的人相處,彼此溫柔相待。
安徽快3长走势图